〈單身男女〉一程巴士的浪漫

 

一個曾經潦倒的建築師啟宏,一個剛脫離第三者身份的投資分析員子欣,一個成功的投資公司總裁申然,身份上,似乎已經造就了子欣和申然這一對。

故事始於巴士上。子欣喜歡坐巴士──別無他選。巴士,容得下許多人;每個人心中都有著不同的目的地,一些人會中途下車,一些人會到達總站,你和他會否在同一車站下車,又或他和她在那一個車站下車,都是未知之數。擠身車上,曾經一起欣賞過沿途的風景,即使最後沒有一起離去,大概也值得回味同乘的樂趣。在巴士的一路車程,子欣曾經與其他人為伴,最終還是選擇了和啟宏在總站下車,展開新的旅程;她知道,她可以從此不用在巴士上擁擠著,被推撞得找不著下車的通道……

在巴士上,子欣曾經跌跌撞撞的去找下車的出路。她把前度男友的所有東西都給了啟宏,把所有枷鎖和牽掛,都給了他,而他欣然接受那被遺棄的frog──她不須要的fraud,就由他去承受:曾經相約七點在佐治公園,沒有出現,等了三年;老地方約見,遲遲未現身,他只有一直等下去。等待,自欺欺人。不要回頭,回頭只有失望。他還是回頭了;曾經看見回頭的希望,無法不回頭──子欣的倩影落在牆上的剎那,回眸笑語烙印在心中的一刻,重燃起信心,照亮了希望。

子欣給予啟宏希望,申然賞了她失望。在多心而富情趣的申然和專一而木訥的啟宏兩者間作出抉擇,太難。子欣所追求的是心無旁騖,心領神會的簡單的愛;她在玻璃上貼上一朵花,他可以拼上一個花瓶;她弄個太陽,他會裝作曬太陽狀。很簡單的愛,因為其他乘客而變得複雜。啟宏願意為她做任何事,一心一意的待她,可以給她很簡單的愛了,為什麼她猶疑?因為得不到的,永遠留有最好的暇想。子欣和申然的第一次約會泡湯,啟宏與她的約會失信,她就此對他無法忘懷,他到底對她念念不忘。緣來緣於失。三年的車程,重逢;失而復得的欣喜,使她放不下他,他離不開她。子欣身旁空出的坐位,該有人取締。

三年後的啟宏,以為在玻璃貼上很多的「哈哈笑」,為她表演魔術,她就會感動──那是多麼徒然而無力的感動;那些申然曾給她的感動,由始至終,根深蒂固。當他唱出「我願意」的時候,他相信給了她屬於他的感動。他不知道三年的等待過後,儘管調配了昔日味道的菜式,她的口味會變;在她家鄉築建的大廈,太遠,她看不見。咫尺天涯。落在她眼簾的,唯一的,只有巍峨聳立的辦公大樓──她和申然製造共同回憶的地方。

給予子欣辦公大樓的回憶,非申然專利。當啟宏借布偶蛙,唱出有條件的愛,隱隱揭露了愛情的醜陋──「只要你真心拿愛與我回應,甚麼都願意,甚麼都願意,為你」基於你的真心,我才會付出,付出我的所有,只為你。不為他人的承諾,須要真心作為條件。至於那些無法確認的心意,還值得付出我的所有嗎?子欣猶疑。要脅著無條件的愛下車,可以嗎?

作為車上的乘客,蛙兄是重要一員。當珍而重之的蛙兄被壓死,鋪排似乎是所有欺騙和醜陋都煙消雲散,但也彷彿切斷了啟宏和子欣三年來的聯繫,激發再也無法挽回的局面,直迫著子欣抉擇;啟宏的失神狀,使她再也無法無動於衷;她知道,再不回應他的全心全意,大概他會離開得無影無踪。子欣衡量過的愛,計較了的情,有多大重量?

差不多到達幸福的總站。啟宏竭力營造了大型的浪漫:整幢大廈的求婚語句,小提琴的幽幽曲調,長跪不起的決心;無非要增加手上的籌碼,而最大的籌碼是在他在她身邊。他給子欣的,遠比一街之隔,置身頂樓的申然來得實在。浪漫無關乎大於小,只在於誰在身邊;身邊有你真真切切的存在著,已是浪漫。

到站了,還猶豫嗎?

程樂

 

這是王芷遙的首篇電影推薦文章

retro

作者: 王芷遙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主修古典文學。喜歡天文,喜歡電影。一直找尋夢想,卻遍尋不獲;唯有在電影的世界,感受熱血。相信當筆尖游走於白紙上,就可以超出那光與影的世界。

電影圈Facebook專頁

Facebook By Weblizar Powered By Weblizar
retro
About 王芷遙 2 Articles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主修古典文學。喜歡天文,喜歡電影。一直找尋夢想,卻遍尋不獲;唯有在電影的世界,感受熱血。相信當筆尖游走於白紙上,就可以超出那光與影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