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英街一號》時代會迫我們選擇, 無論屈膝低頭還是揭竿起義

無論那個角度而言,這都是部很大膽的電影。

或者,中英街想說的是,
將兩個年代的事放在一起讓觀眾穿梭時空來一次換位思考易地而處(也許真是導演最初的動機)。這樣說並不表示我不懷疑他的心思,亦不表示認同這作品尢其當它「適時」地出現又涉及到香港重要的歷史(什或未來)就更不能輕率地對這部立場如此搖擺不明的電影予以肯定。

比起說它是部後雨傘時期下的反思作,按理應該用再次對六七暴動的一次審視形容才更貼切,特別在《消失的檔案》出現以後,才呈現觀眾眼前。偏偏令人不滿的是,在前有德國承認納粹的歷史罪責,後有韓國的逆權系列為死在獨裁極權下的犧牲者正名之下,香港在同一範疇內竟然只拍出了一部既不敢堂堂正正為六七洗白又對今日被無力感完全淹蓋的年輕人貓哭老鼠之作。

惹起公憤的是兩者不能相提並論,而很多評論什至深入剖析畫面上的展現方式如何不公,這方面我只簡單抒發一句,作為一個890後的香港人,我絕不感謝當年愛國人士所謂的爭取,但他們到底是條好漢,為當時全中國為之狂熱不已的毛主席拋頭顱灑熱血殺黃皮狗燒死林彬炸死兩姐弟毫不眨眼。說到底,他們是幸福的,至少仍有偶像可拜,而我們……

電影中有句話很叫人在意。

就是差不多最後,永權伯跟游學修分享,其實當時中共根本無打算反攻香港,只是一些人受到大陸及澳門形勢影響,自作主張…言下就是番世上本無事之意,及後以歷史自有公論作結。

我很好奇,六七暴動的參與者在往後的十年親眼見證著中國的文革時是種怎樣的心情,他們在再往後的十年又有幸得見六四事件時又是怎樣的心情?這部電影最錯的是竟然妄想借六七跟傘運,來使兩代人彼此原諒和好,就好像他們當年只是做一件當時覺得無錯的事(今天我們也一樣),而年少無知的他們只錯在誰都看不見中共的本質。

那麼時至今天他們認清了嗎?永權伯這角色本來很有趣,他是戲中唯一貫串兩個故事的人,由當年參與暴動到2019參與一場仿菜園村的土地抗爭,彷彿是同年代中眾醉獨醒的人,卻安排他在戲中對一個剛用了一年收拾失敗心情並即將入獄的年輕社運領袖說句這樣的話,用意何在呢?

反而學修父親當頭棒喝的一句話,其目的和作用都比這番看來苦口婆心的話要明確有力得多:

「信果樣嘢就唔好避!」

如果命運能選擇,可惜不能。
但時代會迫我們選擇,
無論屈膝低頭還是揭竿起義。

看罷中英街,
更堅定我反共之志!

retro

作者: 謝信的藝文空間

music and book
歡迎你的一曲一詞、一字一句

電影圈Facebook專頁

Facebook By Weblizar Powered By Weblizar
retro
About 謝信的藝文空間 52 Articles
music and book 歡迎你的一曲一詞、一字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