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奴兒〉- 累積厭世與革命的群眾呢喃

〈醜奴兒〉- 累積厭世與革命的群眾呢喃

音樂:草東沒有派對

2016年的冬天,工作時認識了一位朋友,在還沒認識以前,我聽音樂就是純粹喜歡自己能夠宣洩的歌曲,或是轉換情緒的樂章,因此,特別喜歡勵志類型的音樂(像是五月天的音樂),盡量讓自己不去接觸負面情緒的音樂,畢竟,我內心的負能量早已破表…….

但就在認識這位朋友後,偶然推薦了草東沒有派對的〈山海〉後,我便直接將〈醜奴兒〉這張專輯的音樂一次聽完,赫然發現了我內心的負能量找到了可以流通的渠道,許多在五月天的歌曲裡,聽到的疑問與可能的答案,都在草東沒有派對找到了暫時的答案……

在一開始的〈Intro〉,逐漸強烈的節奏與眾人的「Oh」,就像是我們在面對各種問題、命令、質疑與告知,很多時候都只能無奈地說:「Oh…我明白了…」即便我們自己不明白、不想做、不想面對、不想被限制,也只能在這框架與現實所賦予的規則下,一同掛上虛偽的笑容,異口同聲地說:「Oh」;

而當〈醜〉讓我們看見自己,認清自己,知道這世界美與醜的界定,不是只有自己能決定,他人與世界的眼光,也會形塑出早已不屬於自己的樣貌,即便只是簡單的牽手與問候,都如此在意……或許,說得太過置身其中,就像〈醜〉中說的「切身之痛」吧……;

當我們看見了自己的真實,向現實世界踏出,才發現這虛華的世界,充滿了〈爛泥〉,我們想要闖盪的世界,早已被高牆、標籤、意識形態、色彩與謊言給渲染,但卻還是要讓所謂的「大人」們,來告訴我們:「年輕人就是應該吃苦、不要一直抱怨、先想辦法養活你自己吧、只要肯努力總有一天會成功……」,這種種的「應該」與「不該」,前人做過的、有錢人做過的、不公建構的,就是眼下我們的每一步,所踩踏的爛泥而已,我們不想深陷泥濘,也不會將之抹去,只是想試圖在爛泥中,找到能夠證明自己價值的東西罷了……;

而當我們想在這如爛泥般的世界中,試著做一個〈勇敢的人〉時,所有的一切,早就都被出賣、交易、搾取,當我們做出改變,卻無法改變;不做改變,也依舊不變;想要反抗,卻被當作異端;不做反抗,就被當作默認。而我們認清了真正的恐懼時,其實我們早就擁有了「無感」的勇敢;

小時候,我們都曾在各種場合玩過〈大風吹〉的遊戲,只是到了現在才發現,這個世界無時無刻都在玩著大風吹,只是吹到倒楣的,不再是幾個人,而是幾群人、幾種職業、數個國家,或是某個世代……對,就是我們所處的世代,無法決定在不停流轉的時間裡,可以在哪個時候出生或終結,這都是注定嗎?我永遠就是被吹動的幼草而已嗎?;

當樂章到了〈艾瑪〉,就像是在只追求「小確性」的潮流中,放下華麗的詞藻,說一些聽得懂的人話,即便身上佈滿著世俗的標籤,並從她耳語間說出已看清事實與真相的謊言,那不管怎樣的改變,是不是都沒有改變?只因為我們依舊不能理解,也漸漸的,變得不想了解妳口中的世界……;

在眾多困頓與機會消逝的空白裡,〈等〉,似乎就是消磨時間的唯一行動,等著通勤、等著時間流過、等著一且可能的好轉、等著神或所謂的祂降臨,但這也一再證明,無法有施展機會、自己難以創造機會的無力感,始終壓在我們身上,讓我們被動等待那不會到來的「小確幸」……;

 

而聽到這首〈鬼〉時,就會讓我想起五月天〈自傳〉中,我最愛也最有感的〈少年他的奇幻漂流〉,這首歌訴說著這樣一段:

「諸神已離開  鬼在狂歡  而人們在糾纏」

即便這裡的「鬼」,並非此〈鬼〉,但卻有著一股相近的弱連結。在前一首〈等〉不到神,於是在眾多人海交雜的花花世界中,我們奮鬥、直接、出言不遜,但換來的卻是無力、無奈,進而無感,無意間重傷了誰,不得而知,只是被當作孤魂野鬼,看著華麗舞台上的「大人」們稍首弄姿,以及他門口中過多的「我認為你們應該…….」,但,我們不會受傷嗎?我們不是鬼,即便我們不全然都是同類,但也是人類啊……;

〈在〉一樣的一成不便、一樣的對話、一樣的期待、一樣的落空中,卻還是有著一絲期待,那句簡單的回應,那句簡單的我愛你,即便沒有聽見,只是從自身無底線地索取回應,那樣的沉默,沒有前進就等於後退的認知,令人十分無奈,即便我們一直都在,也會這世界的聚光燈效應,變得不存在……;

然而,運行到〈山海〉,跟當初第一次只聽〈山海〉就有截然不同的感受了,第一次純粹聽這首歌的時候,就是純粹對於「厭世」的意象,感到強烈共鳴,而這次順著聽下來,感受到許多的不可抗力、不能兌現的承諾,以及〈山海〉中的「給不起」,讓我們逃離與規避的山與河,變成了邊緣與絕緣的保護傘;

而當〈我們〉回歸到一個原點,環顧四周,一切的景象、家鄉、標籤、刻板印象、斷垣殘壁與浪廢的光陰,都只為了那所謂的「紙」,那些身分證明、畢業證書、鈔票與合約,真的值得用生命去吶喊、去惋惜、去後悔,來兌換這個世界評斷你是否有價值的勳章嗎?更何況我們用盡的一切,在這世界眼中,是多麼微不足道……;

最終,〈情歌〉在現有架構的社會下,本應該是歌頌美好與你儂我儂的愛戀,但這裡的情歌,就是那些謊言與騙局,交織而成的甜言蜜語,所有高端的、有名望的、有影響力的、宣導正面積極樂觀的,以及那些選上的,我們們其實早已看破,也早已了解真實與真相……

最後,就只是正好〈醜奴兒〉的出現,能夠更加直接地讓一群人們明白,那所謂的「社會化」,就是將眾多「異類」,變為「同類」的過程,想讓我們一就只能順從、當乖小孩,但是口中說的溝通、和解、包容又何在?

或許,我會因為這篇感觸,進而被貼上更多標籤,被認為是異端或極端,但我明白,所有的極端,不是背道而馳地走向端點,而是碰撞後反彈,我們看見彼此後才發現,我們站在兩端。

2017/06/26

出生到現在厭世24年的 墨卓 筆

FB:墨卓

圖片來源:https://goo.gl/bDxzCN

retro

作者: 墨卓

希望自己的筆”墨”,能給電影有著一個追求”卓”越作品的鞭策之力,因此取筆名為墨卓。

電影圈Facebook專頁

Facebook By Weblizar Powered By Weblizar
retro
About 墨卓 25 Articles
希望自己的筆"墨",能給電影有著一個追求"卓"越作品的鞭策之力,因此取筆名為墨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