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者一號》我懷疑,有幾多人想活喺真實嘅人生

 

大約半年前睇過一本書,作者係集中營倖存者,本書講到佢當時嘅生活,其中一段印象好深,係講有一晚佢訓訓下覺突然聽到人大叫,係淒厲果隻,佢即彈起,一望先發現原來對面床條友發惡夢,下意識本來打算去叫醒佢果下,先發覺佢地嘅現實咪仲惡過惡夢…

我諗,電影最大共鳴個位其實係一開頭,男主角仲係個平庸玩家而現實亦係個廢柴,呢段相信係好多人嘅寫照,到佢走上左主線劇情,喺遊戲度做左英雄,現實亦搖身一變成為大贏家,對普通觀眾如你我,呢啲先係超現實。

你諗下,戲入面嘅世界設定係後末日時期,除左大財團努力去維繫嘅電子世界以外,人類一切嘅建設都化為烏有,連資源都去到無嘢好爭嘅地步,所以人人先會投入唯一尚令你感到呼吸心跳嘅虛擬世界,但導演就厲害在將個原本咁悲涼嘅地方拍到咁歡樂,咁我當然知電影改編自2011年嘅小說,而小說嘅原意都只係為左將7080年代嘅軟文化,包括遊戲、電影、音樂一次過「晒冷」喺讀者面前。

只不過虛同實喺故事入面嘅重量呢點係無變,講到呢個現實,如果作為觀眾去睇至少應該有三個:第一係戲入面嘅現實,即係2045年嘅世界;第二係戲入面嘅虛擬,即係遊戲裡面,當中主角有提到其時大家除左食痾訓,其餘生活都喺「綠洲」;第三係觀眾嘅現實,即係2018年嘅今日。

雖然話成書果時係2011年,作者係FF緊34年後嘅世界,但到改編成電影嘅今日的確又離2045近左7年。好多時一本科幻小說嘅想像往往對人類嘅未來有個導向,或者預警,睇番小說入面嘅背景設定,其實同今日嘅距離真係唔遠。

想講嘅係,我地唔知個世界係咪有日真係好似咁,當太空科技嘅發展去到樽頸,地球應有盡無,我地走唔出太空又無方舟,虛擬就會成為唯一出口。

毫無疑問,呢部絕對係年度最重要電影,幾多人由小說問世開始就引頸待盼喺銀幕上呈現嘅一日,作者同導演攜手俾左個機會俾全球人集體回憶,剩係呢個創舉已經可以申請健力士,紀錄亦定必載入史冊,不過喺當前(末日鐘時間為距離午夜前兩分鐘)嘅今日,我更想知喺俾全人類懷緬我地7080嘅光輝歲月背後,對2018年呢個現實嘅存在意義。

希望大家唔會以為咁講係對小說同電影嘅諷刺,現實係即使我地唔係逢周二周四先走出「綠洲」,一星期七日都喺度默默耕耘,但又幫到呢個離末日唔遠嘅世界啲乜,戲入面最後嘅信息似話緊:

「好喇,夠鐘喇,回味完好繼續當下嘅生活當下嘅工作喇。」但我懷疑,有幾多人想活喺真實嘅人生。

retro

作者: 謝信的藝文空間

music and book
歡迎你的一曲一詞、一字一句

電影圈Facebook專頁

Facebook By Weblizar Powered By Weblizar
retro
About 謝信的藝文空間 54 Articles
music and book 歡迎你的一曲一詞、一字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