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未來:難以承受的幸福感

我很喜歡細田守那種由生活點滴配合奇想、收放自餘卻又把細節一絲不苟做到最好的風格,但老實說《未來的未來》並不是我所接受的故事類型:因為它實在是太正能量、太幸福了。當父親是建築師、母親是編輯的一個中產家庭,居住在自己設計的獨立式洋房、父母皆花盡心思愛錫自己的子女、循循善誘,主角的憤恨全都屬「茶杯裡的風波」之餘,其偏執也很快被感受而得到糾正──現實上那有這麼美好!

【《盧根急轉彎》:俠盜經典的反諷】

《盧根急轉彎》的起首有點像《Hell or High Water》那種帶有點點無奈的平淡設定:主角本是年輕的美式足球明日之星,最後卻因跛了而淪陷藍領工人;弟弟在戰爭中失去一隻手只能當個酒保,再加上那美容師妹妹,就是典型南部中下層白人家庭對於未來失去盼望,只餘在生活中繼續掙扎不致讓生活水準繼續下滑──這種失落白人的設定電影今年經已看了不少,似乎在美國真的成為了一種很強的感傷思潮。

《非常速盜》vs 《Baby Driver》:兩種中二病

男女主角駕車逃避追兵之際,男主角不知為何找到了求婚戒指,然後就把車煞停,說假如女主角不答應求婚的話就不開車!天啊這中二病程度簡直突破天際,讓我都不禁要向導演致敬了。讓我感慨的是,這種港產片十多年前曾大行其道的「特警新人類式」拍法,為何到了十多年後的今天才被荷里活片商循環再用?

《命中有罪》:一塌糊塗的生涯規劃

戲名本身就隱藏了這種基層控訴的意味。故事的一對劫匪兄弟,哥哥靠充當小白臉為生,而弟弟則有智力及情緒問題;本身就是型的弱勢階層設定;然後從其械劫事財後,哥哥為了拯救弟弟,時而籌措保釋金、時而往醫院「劫獄」,結果卻是處處不通之餘,還要把自己迫得愈來愈緊──從電影中看來,這位哥哥的確是有點小聰明的,但為何他要解決問題時,總只能想到偷呃拐騙這些犯法技倆?明顯,這就是他成長以來,生活環境局限了視野帶來的結果。

《殺破狼‧貪狼》:很不殺破狼

作為夏日國際電影節的開幕電影,說它「不堪入目」也實在過份了點,假若從某些角度為切入點,其實也有不少值得欣賞的地方。首先不知是否《殺破狼2》由Tony渣擔綱廣受好評的關係,今次的《貪狼》泰國元素更多,林家棟竟有九成時間說泰文對白,除了很「異國風情」,也有一種懷舊味道:那些泰國住宅根本就是80年代的公屋寮屋感覺,而且已習慣了2000年以後的香港警匪片的特色,也就是警察會先多重警告,沒有選擇的情況下才開槍,所以當看到《貪狼》那些警察有理無理先亂轟一輪,自然會回想起李修賢那個港產警匪片的黃金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