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尼與我》如果成長是為了變怪獸

喺講電影之前不如問下大家,有啲咩地方係你細個會成日去但大個之後就無番過去?又有啲咩事係你細個好鍾意做/玩但大個之後無左件事?

人人都話歲月係神偷,但好多嘢之所以失去都係由於呢個「大個之後」,咁到底呢啲嘢真係時間偷左定其實自己偷左?

好似羅賓咁,當「大個之後」佢失去左快樂,失去左朋友,就黎失去工作又差啲失去埋家人,最重要係佢失去左自己。

《小偷家族》人與人之間的相遇有時就是這樣。

你已經記不起自己當時有多徬徨,只記得他在眼前一出現就打爆了玻璃將你從車內救出來,你不懂他是誰。後來慢慢長大的你不斷在腦內回想如果那時候沒有相遇又或有他見而不救…所以你愈來愈相信這份(當時)無中生有的信任。

事實上,他的確對你很好,多年來照顧你起居飲食,又教你專業的維生技能,最重要是他給你一個記憶以來從未有過的家,裡面有婆婆,家姐,媽媽,如今又多一個妹妹。你不只一次想永遠留在這個家。

可是自從一次帶妹妹到士多的經歷,你的想法不禁有些轉變,你最初發現原來妹妹不該學你,慢慢你發現原來自己已經長大到足夠明白這個曾經使你真正快樂的家…

《Incredibles 2》係時候撥亂反正?

明明係唔啱細路睇嘅戲但往往佢地嘅發問又可以令自己諗到更多

講緊嘅當然係時隔超過十年再續嘅《Incredibles 2》,14年前佢地就透過動畫帶出超級英雄法案。而喺漫威搞出索高維亞協議導致英雄內戰換黎始終要面對嘅滅霸而一敗塗地什至消失全宇宙一半人口嘅呢十年之後。佢地再次用小動畫講大題目 ,重議超級英雄嘅合法性。程度上Pixar係比Marvel走得更前,睇得更遠。

《地厚天高》我們活在裡面全部都很正常,誰明白這異象?

看到這電影,看到他這些年的心路,要多謝地厚天高的導演林子穎,電影由23/11開始放映,觀眾至今累積達7000人。在映後的對答環節一位觀眾說了句話很對,我們會購票觀賞,因為我們對香港不多不少都有著心照不宣的相同感受和想法。只是香港有800萬人。

主辦單位影意志已公佈在7月的放映場次,誠如導演在影後所說,電影在現實的作用不大尤其當涉及政治,我們不可能期望它會是個出口。但至少,至少它是愈來愈虛假的香港裡面一段真實的歷史。

《地厚天高》我們活在裡面全部都很正常,誰明白這異象?

故事由他加入本民前的一段憂鬱歲月開始,電影開門就見山講出重心,一度受人追捧為英雄的他,在年初一一役之前、在走上前線之前,只是個瑟縮在劏房一角經常自言自語的病人。什麼驅使這個病人在短短時間走出劏房改變自己成為別人希望成為得到6萬人支持的風雲青年?

是香港。

如果香港是個有病的社會但我們活在裡面全部都很正常,誰明白這異象?

《給我一個道歉》可能,香港人天生只係識食花生

我唔明嘅係,點解周圍有咩事發生,香港人都可以當花生。睇一套咁有深度有重量咁值得延伸探討嘅電影,完場大家可以笑下傾兩句劇情講下控辨雙方嘅對錯就算。係咪因為我地無國家無民族所以投入唔到與我無關?咁公義呢?當眼前不斷有人為公義去抗爭去犧牲去付出超常嘅代價去接受唔公平嘅審判,我地就依然生活如常咁日頭番工,吃喝玩樂;夜晚訓覺,放假旅行,其他諸如生活期間所發生嘅一切都好似只係花生,六四悼念完咪算囉,七一遊行下咪算囉,唔悼念唔遊行果啲又係喺度 剝花生笑鳩人串鳩人。

真係咁鍾意食花生咩?
大家繼續咁落去,又可以獨善其身食多幾多年花生呀?!

《打死不離三兄弟》其實打死不離三兄弟好睇喺邊?

嗯,《三兄弟》呢套戲當然唔係講公義,《給我一個道歉》先係。但呢套戲係講勇氣。由藍丘第一次拍住自己心口念念有詞重複好事來好事來呢下,成個設計就好似一個掣,教大家每當面對恐懼就㩒下呢個掣同自己講面對佢唔好避,就好似家輝句怯就輸一世。因為勇氣,藍丘表白;因為勇氣,法罕同呀爸和好並得到祝福向夢想出發;因為勇氣拉加唔再迷信,活出真我,之前幾個人各自面對嘅百般問題最終因為勇氣揾到出路,鼓勵大家夠勇係電影嘅主軸。

《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大型保育運動,最後演變成謊誕絕倫的人性科幻戰爭。

開首的主題是吸引的,到底恐龍該不該絕?人類和恐龍可不可以共存?
電影循此題目一直深化,到最後發展出全新而完整的侏羅紀世界,中間插入許多現代議題,結果除了眼睛忙於銀幕上的特技,連腦子也停不下來追逐那些百花齊放的思想,所以大人應該都很興奮。

全片下來其實沒什麼動人情節,除了提過的小女孩一幕,就是在火山島整個爆發消失前在碼頭站著跟大家講再見的雷龍。然後電影就回到它宏大的主題上肆意發揮,本來是場大型的保育運動,最後演變成謊誕絕倫的人性科幻戰爭。

《中英街一號》時代會迫我們選擇, 無論屈膝低頭還是揭竿起義

比起說它是部後雨傘時期下的反思作,按理應該用再次對六七暴動的一次審視形容才更貼切,特別在《消失的檔案》出現以後,才呈現觀眾眼前。偏偏令人不滿的是,在前有德國承認納粹的歷史罪責,後有韓國的逆權系列為死在獨裁極權下的犧牲者正名之下,香港在同一範疇內竟然只拍出了一部既不敢堂堂正正為六七洗白又對今日被無力感完全淹蓋的年輕人貓哭老鼠之作。

惹起公憤的是兩者不能相提並論,而很多評論什至深入剖析畫面上的展現方式如何不公,這方面我只簡單抒發一句,作為一個890後的香港人,我絕不感謝當年愛國人士所謂的爭取,但他們到底是條好漢,為當時全中國為之狂熱不已的毛主席拋頭顱灑熱血殺黃皮狗燒死林彬炸死兩姐弟毫不眨眼。說到底,他們是幸福的,至少仍有偶像可拜,而我們……

《鳥獸行》 一場失敗的戀愛治療

人們常說身體的創傷會早晚復原只是心靈的撕裂無法治癒,女主角的情況正正如此,當情節愈往後推,觀眾對她的心理狀況愈加了解,我們的視角和心態也就在不經意間和男人同步,同步的看著她一步步邁向自我毀滅而無所適從。

不同的是我們沒有男人對女主角那種死心塌地的愛,於是我們也就不可能投入他的想法亦不會步上他的結局,這時間我們更似女主角,只坐著旁觀而這一切看來又多麼事不關己。

完場後我嘗試分析這次戀愛治療失敗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