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殺姬》愛的力量多大 復仇的力量就該有多大

當公義被迫到暗角,你像戲中女主角一樣看著家人在眼前橫遭槍殺,單純如一個小孩長大後也會成為蝙蝠俠,你自問你會安份靜待上天的報應或那來自末日的公審?你可以接受這注定無法改變但生活還是要下去唯有找個地方重新開始的新一天?

一個人愈明白世界的運作愈會發現這些虛假,好像假的民主制度,假的人民政府,假的執法機構,假的平等自由。這不單純是個男人交友不慎想為生活冒險而無辜禍及家人的故事,當然不。這是個你和我也會遇到的模擬場景,如果作惡沒有代價,人為什麼要善良?但今天的社會誰可以叫惡人付代價?法律?制度?良心?我們看一看新疆在中共狀況,有人叫中共付代價嗎?簡單到一個「山竹」吹襲過來,至少近15000棵樹因為政府只想它們作為盆景而存在就倒塌就崩斷死亡,有人能叫港共付代價嗎?

《鐵血戰士:血獸進化》如果唔係為左吸引新一代嘅觀眾,導演使乜搞咁多嘢?

如果唔係為左吸引新一代嘅觀眾,導演使乜搞咁多嘢?

簡簡單單咁拍番套英雄主義嘅捕殺電影,拍番三幾個場面向前作稍稍致敬,唔使塑造角色雕砌人物關係,呯呤嘭嗱射一輪收工都分分鐘好睇過宜家,有晒成條方程唔係為左呢個原因仲使乜冒險?

第一,就係驚你班人話悶吖嘛,開場前我已經聽到隔離講黎黎去去都係咁有乜好睇吖。
第二,如果有一個人可以幫呢個系列做到承先啟後,只會係作為今集導演嘅佢,雖然有好多人話佢當拍緊ironman,但如果你揾多啲Shane Black嘅資料,就會知道87年唔止係佢有份出演果集,仲係佢22歲喺大學讀完戲劇畢業五年後參演嘅第一部大作,所以我完全唔會懷疑佢嘅心意。

《告別之前》生命的最痛,是不能以愛終結

三個故事,三段告別
入場之前就已經知它是部教你如何講再見的電影,但錐心到這個程度真是始料不及,劇本當然寫得好,但演員無疑更好,上面三段內心獨白不是戲中的說話,是我看過後從幕上直接得到的感受,眾演員的演技是好到直接看到角色的內心獨白,真的多年未試過。

很少有一部電影,讓我幾乎都能看出他們每個所付出的心血,不難留意到的是這樣一部好戲上演場次極少,這裡我衷心希望大家別受到仆街的導演影響,給《告別之前》在得到應得的足夠上映場次後才和我們好好告別!

《起跑線》一個因English而生的故事

也許你經已發現,不論多少,印度的電影中總會刻劃到貧窮。

印度的貧窮世界聞名,自二戰結束從英屬殖民中解放後,其經濟就一直受國內的民族和宗教衝突影響而難以發展,要到九十年代才開始改革,經過近三十年,據最新(今年)的研究報告,印度終於失落全球最貧窮人口國的冠軍。

尤其這二十年,其實單看電影或其他文化輸出已可知印度國力漸長。只是如大家所識,數據是一回事,民生又是另一回事。而今次的《起跑線》,就借一個升學問題,再次刻劃出國家的實況。

《跟著宜家衣櫃去旅行》為什麼一定要是Ikea?

再一次,電影好看的地方出在它意外地順其自然的歌舞,雖得一兩段,但完全做到錦上添花。故事的旅程由孟買開始,途經法國西班牙意大利最後更去到利比亞,原來都真是實景。作者Romain Puértolas本人亦真的有件寫滿文字的藝術襯衣。

故事充滿人文關懷,由小時候在獄中領會到「想像就能看見」開始,到跟偷渡的難民一起混。他想探討的不止於機遇和因果這些形而上的東西,他想表達的是大眾看一個人的眼光如今仍停留於他的身份,一旦我們無法辨別或無法得到大眾認同,就不把他們視為人看待。

《北寒諜戰》在141分鐘,將自己的國家大事和機密呈現眼前

電影在六月時已於韓國上映,上映一星期就破了《與神同行》票房紀錄,聽說達300萬觀影人次。

不用說,這當然跟它是由真實事件改編有關,大概整個九十年代當香港籠罩在一片恐共情緒時,南韓則是一片恐核,所以當這個可能是南韓諜史上一個最重要亦最成功的「黑金星」行動的背後細節得以搬上抬面,就瞬速得到全韓國關注。

《喋血雙紅》講你都唔信,呢套戲會有人睇到一半就走

套戲一開始睇果時有少少《絕命酒店》feel,因為又係集中講一個地方同埋殺手,但好快我就抹左呢個印象,一黎係因為電影行雙線發展,二黎係佢時序上跳黎跳去,不過睇到最後先知呢個安排好妙。

咁喺講主菜之前講埋甜品先,呢套戲其實有唔少彩蛋,後面有個畫面係你一見到就會get到致敬邊套嘅,而聽聞仲有致敬其他老作品嘅橋段。

《維尼與我》如果成長是為了變怪獸

喺講電影之前不如問下大家,有啲咩地方係你細個會成日去但大個之後就無番過去?又有啲咩事係你細個好鍾意做/玩但大個之後無左件事?

人人都話歲月係神偷,但好多嘢之所以失去都係由於呢個「大個之後」,咁到底呢啲嘢真係時間偷左定其實自己偷左?

好似羅賓咁,當「大個之後」佢失去左快樂,失去左朋友,就黎失去工作又差啲失去埋家人,最重要係佢失去左自己。

《小偷家族》人與人之間的相遇有時就是這樣。

你已經記不起自己當時有多徬徨,只記得他在眼前一出現就打爆了玻璃將你從車內救出來,你不懂他是誰。後來慢慢長大的你不斷在腦內回想如果那時候沒有相遇又或有他見而不救…所以你愈來愈相信這份(當時)無中生有的信任。

事實上,他的確對你很好,多年來照顧你起居飲食,又教你專業的維生技能,最重要是他給你一個記憶以來從未有過的家,裡面有婆婆,家姐,媽媽,如今又多一個妹妹。你不只一次想永遠留在這個家。

可是自從一次帶妹妹到士多的經歷,你的想法不禁有些轉變,你最初發現原來妹妹不該學你,慢慢你發現原來自己已經長大到足夠明白這個曾經使你真正快樂的家…

《Incredibles 2》係時候撥亂反正?

明明係唔啱細路睇嘅戲但往往佢地嘅發問又可以令自己諗到更多

講緊嘅當然係時隔超過十年再續嘅《Incredibles 2》,14年前佢地就透過動畫帶出超級英雄法案。而喺漫威搞出索高維亞協議導致英雄內戰換黎始終要面對嘅滅霸而一敗塗地什至消失全宇宙一半人口嘅呢十年之後。佢地再次用小動畫講大題目 ,重議超級英雄嘅合法性。程度上Pixar係比Marvel走得更前,睇得更遠。